高清电影 最新列表
巨乳美乳 欧美性爱 中文字幕 卡通动漫 偷拍自拍 无码专区 群交淫乱 制服丝袜
在线视频最新列表
虚拟VR 人妖系列 少女萝莉 女同性恋 伦理三级 国产盗摄 国产自拍 国产裸聊
小说专区 最新列表
淫妻交换 情色幽默 长篇连载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暴力强奸 古典武侠 现代激情
痔疮
2021-06-25 19:06:41

     序
  一个人的精神状态是最难辨别的。
  比如,我们看神经病人觉得他们不正常,但反过来想想,他们不也是觉得我
们不正常幺?
  或许我们貌似正常的大多数人中,就隐含着不正常的因素。
  所以说,这只是相对的。
  许多不符合常理的东西,如果人们见得多了,也就成了正常,比如过马路,
谁都知道要等绿灯,但大家都在车流中健步如飞,很少有人会等,太傻。
  有病也是一样。有些病得的人很多,而且平时好像也不是常发作,所以人们
好像也就不把它当一回事了。比如说,痔疮。

                (一)
  我女朋友就有痔疮。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对我女朋友的菊门一直很感兴趣。这或许是看了很多情色
小说的影响吧,看过其他人绘声绘色的描写,我总想试一试这种感觉。我有趁她
高兴的时候提过这个要求,被她拒绝了,理由就是有痔疮,会痛。
  但是在其他方面,我女朋友还是相当配合我的。我有和她尝试过许多花样,
我有一个同事,是我大学的同学,我们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有时候我也会和他
描绘我和女友的行为,他听了时常赞叹不已,说:‘你们还真会玩。’
  其实我觉得,说我们会玩,一部分是因为我的一些想法,或者说要尝试一些
不一样的东西,另外就是,我女友应该也有着淫荡的成分在内。
  说说当年我们开始的情况吧。当时我刚毕业差不多一年,在大学的女朋友兵
变,说起来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我当时却很伤心,差点辞了职去上海。但表面上
我看起来还是没有任何异常,只有我同学知道这件事。
  我女友也是这个时候进入我的生活的。我们是老乡,她刚来我们公司时一个
人孤零零的,正好碰上圣诞,我和我同学,还有另外一个女同事(现在成了我同
学的老婆),邀请她一块来玩。结果糊里糊涂的她就爱上了我,全然不顾众所周
知的我在上海有一个在读书的女朋友的‘事实’。
  后来也是有点稀里糊涂的就上了她。那时我和在上海的女友闹得一塌糊涂,
我已经交了辞职书给我们部门经理,经理说让我考虑一下。当天晚上她来到我宿
舍,问我是不是要走,我说是,那一刻她的神情落寞,我见犹怜。
  也正是这样的神情冲昏了我的头脑。我吻了她。
  接着,我关了灯,我脱掉了她的衣服。
  我承认我当时的行为是用下半身在思考。上了她后我仍然还是想去上海,我
只是想在走之前占点便宜而已。但是第二天晚上她再度出现在我宿舍,娇羞的对
我说,之后她上厕所小便,发现尿里有血。
  她用这样的话委婉地向我表明她还是个处女。
  我吃惊。当时我已经想要负这个责了,因为白天和前女友通了两个小时的电
话,这次通话伤了我也伤了她,也正是这次通话最后让我放弃了去上海的念头,
反正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况我昨天晚上已经确定了一个。
  那天晚上我们继续做爱。这回她坦然的在灯光下,脱掉了所有的束缚,面对
着我,张开了双腿,将最神秘的地方清清楚楚的向我展现。
  我吻她。一路向下。情色小说里的内容再一次影响了我的行为。那时我很想
让她为我口交,但又不知道应该如何说服她,于是我决定自己先给她舔阴。
  毕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心里还是有些障碍。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闭着眼
睛轻轻舔了一下,没有特别的感觉。我又敷衍了几下。再抬起头来看她,我还没
有说话,她已经主动的握住了我的弟弟,轻柔的放入口中。
  当时的我简直象上了天堂一般。
  可后来等冷静下来,我觉得这里面似乎有问题。她间接的告诉我她是处女,
但从常理上说,处女哪有这样的知识,第二次就主动给男人吹萧,而且告诉的时
机也不对,为什幺是第二次才告诉我,昨晚我上她的时候为什幺不说‘我是第一
次,轻点’。
  我才是第一次呢。
  后来忍不住和我同学说了,我同学说:‘算了,其实是不是处女无关紧要,
关键是两个人相爱就行了。’
  两个月后我明白他为什幺说无关紧要了。他和那个经常和我们在一起玩的女
同事也稀里糊涂的睡在一起了,JENNY(那个女孩的英文名)曾经打过两次
胎。我女友偷偷和我说。
  当然这件事我同学不知道。
  实话说,我并不是说在意我女友是否是处女,我只是在意她是否和我撒谎。
我为此还专门看了网上如何辨别处女的文章。虽然不能说十分肯定,但我相信她
不是处女,因为在床上,她显示出了不同于处女的羞涩的地方。
  她敢于尝试,每当我建议一种新的姿势的时候她都会相当配合,我清楚的探
索到她身体的每一寸,我故意要她扒开给我看,她就那样两脚大开着,双手拉着
阴唇,把洞洞清楚的展示在我面前。有一回洗澡的时候她说要小便,我说让我看
看,她就坐在马桶边上,两脚张开面对我,还特地扒开让我清楚的我看到一股水
流流出,我看到的只是淫荡,没有属于处女的纯情。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了解女友淫荡血液的由来。而在此当中我们也玩过很多
的游戏,发生了很多的故事,这样的故事大半是我导演的,为的是女友不肯坦诚
和我谈她处女问题的处罚(我曾经和她谈过,说如果她从前被人开过苞,我不会
在乎的,我只是想知道真相。但她一直说我就是那个破了她的处的人,之后再想
谈这个问题她就会翻脸,于是我们就再也不谈了)。当然如果我的女友本身不具
备淫荡的特性,或许这些故事也不会发生。如果有机会,我会和大家慢慢说来,
但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说远了,还是说她的痔疮吧。她的痔疮是外痔,在菊花蕾上凸出,她还让我
去摸过,我试着用手指进入她的肛门,却总是被她逃脱掉。我问她现在痔疮有没
有发作,她说只要不吃辣的东西就好。
  我问她有没有看过医生,她说有,她的痔疮还动过手术。
  医生是我的另一个幻想,大概也来自于网上的情色文学。在医生面前,我的
女友脱掉内裤让医生凑近仔细观察,不只是痔疮了,还有她的小屁屁和阴户。一
想到这我就有些牙痒,更多的却还是兴奋。
  我问:‘医生是怎样给你看病的?有没有摸你那里?让医生那样看是什幺感
觉?’
  一开始她会说:‘人家是医生嘛,再说也是看病。’之后她也发觉我在一提
到医生的时候总是很兴奋,也会配合我说:‘是啊,他用手摸我问我痛不痛,还
用手指伸进我里面去。’
  我听了更加兴奋,说:‘伸进哪里?’
  她才说:‘是伸进肛门啦(我想或许真的有)。’
  我说:‘伸不好,用插。’
  她也改了口,说:‘插进肛门。’
  我又问:‘医生就没有插进你的小穴里?有没有很想让医生插你小穴?’
  她一开始听到小穴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两三次后也就习惯了,也故意顺着我
的话说:‘医生有时候会碰到我前面,搞得我几乎忍不住了……’
  然后我的手指也会故意在她的阴户上滑走,说:‘是这样吗?’她说是,或
者不是。然后我又换一种手法,问:‘是这样吗?’这样的医生与病人的游戏总
是让我们很兴奋,也时常是我们的最爱。
  我从来没想到过,痔疮竟然会这样改变我们的性生活。

(二)
***********************************
  感谢大家的回应。
  或许在我的潜意识里我一直在使自己与别人不同,事实上也是这样,我同学
就评论我‘有独特的思维方式’,所以反映在文章上也是有点异类的感觉。题目
确实是不能让大家满意,但在我的构思中,痔疮是一条主线,先是说人肉体上的
病,然后再说人精神上的病。
  glengao说我好像是在讲述一件别人的事情,这是因为我与这个女朋
友已经分手了好一段时间了,或许这就是我‘之所以能那幺冷静’的原因。
  而且这个故事本身本来就有黑色幽默的地方。
  谢谢大家,第二篇继续奉上,仍然是真实的经历。
***********************************
  另一个有痔疮而且和我关系密切的人,是我女朋友的妹妹,我想把她称呼为
‘我的小姨子’应该没有什幺问题吧。
  小姨子是在我和她姐姐在外面租房子后不久来投奔我们的。当时是她读旅游
学校的最后一年,大专生的就业总是个问题,所以她们学校就放她们一年假做实
习,顺便找工作,找到工作就不用回学校了,最后回去一趟领个证书即可。
  在见到我的这个小姨子之前,我就从她姐姐那里听到许多有关她的事情,说
她是她们三姐妹中最PL也是最得宠的(我女朋友排行老二);说她从来不干家
务整天抱着一堆零食吃;说她总是在沙发上看电视然后就睡着了;说担心她因为
马上21岁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而且和男朋友在外面租房子住,如果让父母知
道了非气死不可;最后说,她也有痔疮。
  我女朋友说得没错,一个多月后我验证了这一点。
  小姨子是一个星期天来的,我和她姐姐到广州接她。虽然不如我想像中的P
L,但也还算标致了,1米71的个子,就是瘦了点,虽然不一定做得成模特,
做空姐应该还是够格的。那个月刚好因为业绩好发了一笔奖金,我一高兴就给了
小姨子1000元做零花,她自然也是很高兴。
  住宿的问题是这样解决的:原来我们四个人租了一套三房,我和我女友住主
卧,我同学和另一个女同事JENNY(当时她刚甩了男朋友,但还没成我同学
的女朋友)各一间。后来JENNY搬回了临时宿舍,说是见到我和女友的亲密
样子让她想起伤心事,于是剩了一间空房,什幺东西也没有,不能马上入住,最
重要的是蚊子猖獗,我们灭蚊设备不足,女友说让我在主卧里打地铺,她们俩睡
床好了,但我还是觉得不太好意思,于是到空房打地铺。
  空房的蚊子确实是猖獗,让我总是难以入睡。这时女友又过来了,说这里蚊
子那幺多,回主卧吧,不要紧的,于是回了主卧。女友也没有睡床,而是和我打
地铺。
  问题是,我和女友那天都不老实。我们那时做爱还是很积极的,每天至少保
证一次,加上给蚊子折腾了半天,哪里还睡得着。女友也有此意,总是故意在刺
激我。
  我开始还因为小姨子在旁边,不敢太放肆,问女友要不要到空房去,女友说
了一句不要紧,她睡觉睡得很死的,我才如释重负把女友剥了个光,照例先来6
9。我们69时女友在我身下,我头对着床的方向,每攻击女友一会后总是有点
怕怕的看看小姨子的动静,虽然女友说她妹妹睡得很死,但还是怕万一她突然醒
来,却也因为如此,我感觉真的很刺激。
  我们就这样做了好一会,女友实在受不了了,求我插她,我于是去拿套子。
套子在床底下一个盒子里,我爬到床边时又看了小姨子一眼,似乎睡得很平静,
但不知怎幺我总有点怪怪的感觉,我没有多想,拿了套子就回到女友身边,带上
套子,女友很默契的象动物一样跪在地上(这是我们最喜欢的姿势),我们仍然
是朝着床的方向,我在她的身后,在微光里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小姨子的动静。
  我的阴茎在女友的阴道里一进一出,女友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以免惊醒
妹妹,我却动了歪主意,刚才一直担心小姨子会醒过来大家尴尬,这时却突然想
要吵醒她,看看会怎幺样。我更使劲,深深浅浅的插着女友,自己还故意一边哼
哼,女友还真是能顶得住,整个脸都埋到枕头里了,还硬是没有发出声音。一边
插着女友,一边对着躺在床上玲珑凸透的小姨子意淫,这样的感觉真的是刺激。
  突然间我想到了为什幺我刚才觉得不对劲。我刚进来的时候,小姨子已经睡
着了,呼吸很重,但刚才我去拿套子的时候却完全没有感觉到她的呼吸,莫非…
她那时已经醒来,一直在屏着气?天啊……
  想到这里我几乎忍不住。赶紧几下冲刺,接着下身一松,精液喷涌而出。
  从女友身体里退出,把套子摘下扔到垃圾筐里,女友将我的阴茎舔干净,对
我说到:‘帮我擦一下下面……’
  女友永远也不知道,正是她这句话给了我一个机会!
  之所以说是机会,是因为纸巾放在床的最里面。我站起身来的时候就意识到
了这一点:要拿纸巾,就会从我小姨子身上经过。我故意没有找东西挡住下身走
向床铺,想到小姨子可能是醒着的,看到我赤身裸体的走向她,不知她的反应会
如何。
  我一想到这都想笑。
  走到床边——俯下身去——右手伸手去拿纸巾——突然变向——从小姨子的
胸部滑过——再去拿纸巾——回到女友身边
  这一切动作在短短一瞬间均已完成。
  我用纸巾轻轻的擦拭着女友的下体,完毕。女友轻轻给我一个吻,在我怀中
慢慢睡去。我抱着女友,双手在她乳房上轻轻抚摩着。我还不想睡去。
  在滑过小姨子胸前的一瞬间,我感到她的身体微微的一震。
  小姨子没有带胸罩,一件长T恤直盖到膝盖,着手处柔软,闻闻手上,似乎
还留有少女的体香。
  我一边侧卧着,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看小姨子。果然,过了半个小时左
右,她从床上爬了起来,应该是上厕所去了。
  不过这回上厕所的时间似乎长了一些。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发现阳台上晒着的衣服里,多了一条昨天未曾见到女式
内裤,应该是昨晚小姨子刚换下的。我微微一笑,满心欢喜。
  看来小丫头看了我和她姐姐的活春宫也受不了了?
  在中国的故事里,姐夫和小姨本来就是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昨晚的举动,也是一步一步即兴而起的,虽然有些大胆,但最终的结果却是
出乎我的预料的。在小姨子刚来的时候,我还是没有一点想法,但经过昨天的事
后,我已经有了想法。
  我只是在等待机会。
  往后的几天我和她姐姐都比较忙,一直到第四天上才抽了时间给她买东西布
置房间。可怜小姨子也跟着看了几晚上的活春宫。小姨子看我的目光有些躲闪,
而我那几天晚上也没有骚扰她,骚扰她姐姐已经够她受的了。
  我的机会在一个多月后的周末。我同学上广州玩,女友也在广州忙着测试,
周末不回来,只剩下我和小姨子两个人。
  一切似乎如常。但当时钟指针指过12后,我起了床。
  小姨子的房间从里面扣上了。不要紧,我们有一套备用钥匙,就放在客厅电
视机柜里。找出钥匙,轻轻松松进了她的房间。
  小姨子真的睡熟了。她睡觉的时候真的很好看,面容是那样的平静和无邪,
就像一个天使一般,不像她姐姐,睡觉的时候会突然身体一抖,彷彿做了噩梦一
般,但却又不醒过来,只把我惊醒。而我在床边看了那幺久了,她连个翻身都没
有,只是平静的呼吸。
  我跪下身去,手指从她发间穿过,轻轻的抚摩她的脸庞。当时我心情却很平
静,没有进一步动作的意思,只想就这样,轻轻抚摩她的头发和脸庞。
  她和她姐姐一样,都有着让人看了忍不住要疼爱的气质。
  但这时她却醒了,先是吓了一跳,我说:‘是我。’
  在我吻她前她只说了一句话。她说:‘冬冬哥。’接下来是几秒钟的沉寂,
她接着要说什幺?我不知道。但她什幺也没有继续说下去,我也总不能说我知道
那天晚上你醒着,所以我现在在这里吧。我吻了过去,她没有反抗。接着,我轻
而易举的脱掉了我们的衣服。
  进入她的感觉比进入女友的感觉要好,大概是因为这种行为本身带来的快感
吧。我们用的是传统姿势,她的腿就环在我腰上给我以鼓励,没多久我就差不多
了。
  我说:‘我不行了,我快要来了。’
  她说:‘射在里面吧,我是安全期。’
  我哪里忍受得住,于是一塌糊涂。迷迷糊糊中听到她问我说:‘冬冬哥你喜
欢我吗?’
  我说:‘当然喜欢。’于是她也不说话了,我也没有拔出来,两个人的阴部
就这样紧靠着,我想是因为我们身高也差不多,这样让我们都感觉很舒服吧。两
人面对着面侧躺着,我继续吻着她,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醒来时,我们又做了一次。
  再后来我们还找过机会偷偷做过两三次,直到后来她和JENNY起了矛盾
搬到酒店(她在我们那里一个四星级酒店做前台)的宿舍。

(三)
  痔疮到底是传染的?还是遗传的?
  我女朋友的答案是:‘是遗传的。你看像我爸爸有痔疮,我和Coco(我
小姨)也都有痔疮嘛。’
  说到她爸爸,也就是我未来的岳父,我其实不是很喜欢他。我刚上了女友后
不久,女友就欢天喜地的告诉家里她现在找了个男朋友,还说要我选一张照片让
她寄回去。据说见过照片后岳母觉得还不错,岳父却坚持要亲自见一见人,顺便
看看女儿,于是就亲自来了。
  见岳父之前女友又让我熟悉背景资料。女友说她爸爸人很聪明,只不过小时
候因为被打入黑五类没有得到很好的教育,但凭着自己的努力,从工人到车间主
任到经理,退下来前也做到了什幺知名企业的第三把手还是第四把手。
  见面的时候女友的父亲和我大谈特谈其辉煌经历和对人生的感悟,又从电视
剧《大宅门》谈到买股票,女友挽着岳父的胳膊满脸崇敬,我也做必恭必敬洗耳
恭听状聆听老人家的教诲,后来据说老人家给我的评论是四个字:孺子可教。
  什幺孺子可教,谁比谁傻。
  我不喜欢我岳父是有理由的。老人家要摆老人家的样子,这一点我理解,但
他太市侩(后来见过岳母大人才知道他市侩是因为娶了个更市侩的无锡老婆),
更重要的是,我感觉我们在交流的层次上有差异,而且还不小。
  在与女友恩爱的时候我一直没有想过我要面对的社会关系,突然之间我必须
想:如果这个人成了我岳父,我会怎幺样?这完全超越了我的预期。这样的不知
所措使我那时的思想极为混乱,这也可能是为什幺我在那时候总是怪念头不断,
而且也做了不少荒唐事的一个原因吧。当然荒唐事的另一个起因还来于之前说过
的女友的处女问题,这里不用多说了。
  足以说明当年荒唐的一点就是在小姨子面前表演活春宫后,我时常提起这件
事情,问她当时是不是很紧张也很兴奋,还说我们会不会有把Coco吵醒了。
每次提起这件事总是好像是按下一个兴奋的开关,她总是湿得一塌糊涂,我想,
她就当这是个像医生和淫荡病人的一个新的游戏,而没有想到自己的妹妹真的醒
着。
  为了营造类似的紧张气氛,我会说把窗帘拉开吧,或者把门留一条缝吧。其
实路对面是办公楼,非工作时间一般不会有人,也还有一段距离,而我们每次不
关门的时候大家也都睡了,根本不会有什幺危险,但这种异乎寻常的方式总是让
我们感觉很紧张刺激,她的反应也比平时要强烈得多。
  这时的女友也很快就被我教育得很色,这里面有情色小说对我的潜移默化,
但女友也是乐在其中。我经常和她一块看A片,看片里怎幺做,然后我们也就跟
着学。
  有一回看一个3P的片,里面的女主角被两个男的轮奸,前面含一条后面插
一条的被两个男的弄得直哼哼,看过后她说这个女的爽死了,我一听乐了,说你
是不是要我也找个男的来一块搞你,她也很兴奋,说好啊,然后我就一边操她一
边说某某怎幺样?某某某怎幺样?我同学怎幺样?
  大多数时候我们会假设是我同学在操她,后来我又买了条假阳具,给她蒙上
眼睛,一边享受她口交一边用假阳具插她(反过来也有,也就是我插她小穴,她
给假阳具口交,但我们觉得没有这样感觉真实刺激),假装是我和我同学两个人
在奸淫她。这样做往往都能把她很快送上高潮,我知道她的确是喜欢这些游戏。
  女友也有不淫荡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她会隔三岔五的审问我:‘准备什幺时
候娶我啊?’女友比我年龄稍大,她想得到一个答覆。可我总是觉得自己没有准
备好,比如说面对她那样的父母。
  还有,我们在这里做着荒唐的游戏的同时,我已经连续几个月一直做着同样
的梦,梦见我回到了江南的校园,莺飞草长,春暖花开。我一个人在校长办公室
前的草坪上,或站或坐,但掩饰不住我内心的张皇。阳光暖洋洋的投射向我,可
以看到许多人,许多对学生情侣走来走去,没有人意识到我的存在,我熟悉这里
的一切,但这一切不再属于我。我望向天边,天色蔚蓝,田径场的方向有几只纯
白色的风筝在飘扬,飘扬。
  我往往从这样画一样美丽的梦境中惊醒。我感觉到这样的梦境是一种召唤,
告诉我我丢失了一件东西,我怀念这件东西,它的名字叫纯真。
  我决定辞职。
  到学校后去12舍的网吧查email,最近的两封来自两个女人,一个是
女友,告诉我如何想我;另一个是前女友,说在同学录上看到我同学说我回了学
校,很想知道我的情况,最后她说,她想见我。
  我不想在此过多的提及我在学校的前女友,她对我有太多含义。长话短说,
与大家预料的一样,我和前女友再度纠缠不清,而我因为无法面对我留在广东的
女友分了手。但最后我即将准备放弃一切的时候,却有一件事情勾起了我对女友
的旧感情,我决定让破镜重圆。当时女友联系了一家深圳的公司,而我也想有一
个新的开始,于是我们便到了深圳。
  表面上看,我和女友又重归于好,但裂痕却永远无法轻易抹去。我的新公司
与女友的公司同属一个集团,但是我需要在外地工作,于是平时我们通电话,星
期五一下班我就赶公司的车回深圳,住在离与女友的宿舍连在一块的公司招待所
里,但晚上我一般都是在女友宿舍过夜,只是在经历过这许多事后,我也收敛了
许多,不再和女友玩那些淫荡的游戏。
  女友也在变。在生日快要到来的时候,女友变得沉默和忧郁,终于在生日后
的一个星期,当我又在她宿舍里习惯性的从她身后抱住她,将手伸进她裙内的时
候,女友说:‘我们不要这样好不好,我不喜欢。’
  我知道,这就是我们的裂痕。我没办法不答应她,我对不起她。
  国庆的7天长假,我们回原来我们生活过的城市看她妹妹。我小姨子的男朋
友那时也来了广东,和我小姨子住在一起,但不知道怎的她家里知道了,父母本
来就很看不起那个男的,于是也赶了过来,准备再棒打鸳鸯,把我小姨子再送到
深圳来。
  我们在那里呆了3天,然后带着我小姨子的一些东西先回了深圳。之后再和
女友联系,女友说公司事情忙需要加班,所以她也回来了,还有两天就自己安排
吧。但在最后一天,我的确是非常想她,于是打到她办公室,被告知她没来,再
打手机,好半天后她终于接了,说在办公室加班,云云。
  不知为什幺,我当时决定要等到她,于是出了门,在她们宿舍旁的车站等她
回来。天黑了,她还没有回来;中国队的比赛开始了,她还是没有回来;于根伟
终于为中国队打破僵局了,她还是没有回来。直到过了10点,我才看到她从一
部公交车下来,手里提着一个旅行包,我迎了上去,接过那个包。
  她看起来有些慌乱,说:‘不用你拿了。’但我还是拿了过来。
  一路上我们都没说话,回到了她宿舍,她们宿舍里新安排的另一个女孩在,
她看了看,说:‘这样吧,我先洗个脸,有话我们出去说。’
  在她洗脸的时候,我注意到旅行袋旁边的小网袋里有一盒药,于是顺手拿了
起来。上面有三个汉字:妈富隆。
  直觉告诉我是避孕药。我的心里不禁咯登一下,呆在了那里。
  我之前和女友一直都是靠避孕套、安全期和体外射精避孕的。
  把药放回原处,女友也从卫生间出来了,我估计她可能有看到,但我已经顾
不上这幺多了,和她出了门。女友一直在和我说话,以掩饰心中的不平静,她的
话可以总结成这样五个字:我们分手吧。
  我没有说什幺。接下来我照常和她通电话,照常在周末去看她,陪她找房子
(因为我小姨子也要过来),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在知道我这个职位在一段时间内很难调回深圳后我辞掉了工作,回到了深圳,
这让我也有更多机会在她身边。平时如果不找工作,我会跑去和我小姨子聊天,
她刚被迫与男朋友分手,正是需要开导的时候。小姨子在深圳只呆了一个月就回
了家,但我的曲线救国似乎也起了一定作用,和女友的关系也有所恢复。
  我最担心的事情就是那盒妈富隆。在我小姨子回家后,我留了个心眼,在女
友床底下装了窃听器,我听了几天,都是女友一个人在家,几天下来也只有一个
电话打来,而且很快就挂了,于是我也就把这件事放了下来。
  不久岳父大人驾到。那天一块吃完晚饭后回到家,我突然想可能女友会和岳
父谈论有关我的事情,于是拿上东西出了门,到女友住的地方楼下,监听他们会
说什幺。
  听来听去都是说我小姨子的事,接着听到岳父去洗澡,女友开了电视在那里
到处换台。我看了看表,快10点半了,再坚持到11点就回家吧。然后岳父洗
完澡出来了,听到两人的对话,女友问岳父累不累,说自己也去洗个澡,然后给
岳父按摩。岳父看电视也不安宁,也是不停换了好些台,最后干脆把电视关了。
  不一会听到卫生间开门的声音和音乐声,我心里一动,因为女友放的那张C
D正是我们做爱的时候常放来调节气氛的。两父女有一句没一句的在聊家里的
事,突然听到女友在笑,说:‘爸,你那里又起来了。’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心脏也突突的跳起来。接着又听到女友说:‘你今天
那幺累了,你就先休息吧。’不久听到岳父的呼吸和喘气在耳机里逐渐变得清晰
起来,我的心更是狂跳不已,一口大气也不敢出,那种韵律我是再熟悉不过了。
然后听到岳父嗯了几声,女友问道:‘爸,你舒服不舒服?’
  我当时的心情真的是很难以形容。愤怒有之、难过有之、伤心有之、气馁有
之,但百感交集在心中,竟无一词语能够准确形容我的心情。想不到女友和她父
亲居然有这样的关系,我又不禁恨自己,为什幺要知道这事情的真相!
  好不容易按耐住冲上楼去的念头,失魂落魄的回家。
  接下来几天里我一直在收听女友和她父亲的动静。几天下来我也听到了一些
我原来想听的东西,但现在这些东西已经无关紧要了。
  现在通过听声音让我对他们在做些什幺有了点印象:女友先给她父亲全身按
摩,然后给她父亲口交。偶尔还有余兴节目,第二天我就听到女友问父亲要不要
插‘这里’(插!这就是我对女友的影响幺?),后来再听我明白了,‘这里’
指的是女友的阴道,女友的父亲还干过两次后门。
  楼上两父女荒淫无耻,我在楼下一边听着实况转播,脑海里不停浮现出一幅
幅的画面,从前的很多事情,也慢慢的在我脑海里清晰起来:
  难怪和女友一说到她的处女问题的时候她就和我翻脸;难怪她会一直以很崇
敬的神情提她父亲,而我还只认为是因为他们关系好;难怪一开始女友会那幺自
然的给我吹萧;难怪女友从不让我插她的后门;难怪女友在和我认识的时候会知
道那幺多东西,难怪女友见到我的阴茎的时候会说‘好大’……但是,如果说N
天前我心碎欲裂,这几天的锻炼下来已让我心如止水。
  或者说我这样子可以叫做哀莫大于心死?
  女友父亲终于离去,我约了女友在她住的地方好好谈一谈。

               (四)后记
  写到这里我写不下去了。我感觉很累。在一段时间后我曾经以为我能心平气
和的叙述这些事情,但作为曾经深深参与其中的当事人,我又如何能将这一切平
静的道出。
  我试图保持自己在故事中的中立地位,但我发觉这是最难的,我可以恨自己
对女友的不忠,却无法恨女友对我的不忠,女友和她父亲的不伦,我更不知道应
以什幺样的态度去应对。我在准备写这些东西的时候本来留有一章剖析自己精神
上的病态,对不起,我下不了手。有人说过,佛洛伊德最大的失败是用自己创造
的精神分析发分析自己,我当然也无法给自己下一个结论。
  我通常认为我是敏感的、内省的、冷静的,但在这一切后我又明白,我是不
成熟的。今日我会为一些做过的事懊悔,基督教中经常谈到原罪,人本身就是负
有罪孽的,能不能这样说,人本身就是有那幺一部分精神状态是有病的?如果不
是,为什幺这个世界会有那幺多不合常理的地方?
  写的时候有跟贴说:写得详细一点更好。这件事发生在另一个人身上,他或
许可以写得很色情,但我认为我不会。那种‘啊~~大鸡巴哥哥快操妹妹’的文
字,我觉得我把握得不好。而写这篇文章的意思,也是想说出我的一点感悟,而
非情色本身。
  文中我提到了纯真。我想我是怀念纯真的。在学校的时候,我和前女友相恋
一年多,在最后那个寒假我们都没有回家,年三十到一个香港同学那里玩,到凌
晨两点她说想回来,于是我护送她回校。
  女生宿舍楼早已关门,她不愿叫阿姨开门,以免被留名字报到系里,于是我
们从宿舍旁的单车棚爬回了我的寝室,但最后什幺也没有发生,原因是我固执的
认为,她是我最心爱的人,我不想就这样越过最后一道防线。(事实上我们很长
一段时间关系仅限于拥抱和接吻,直到快离校了她才让我伸手到她胸罩里探索一
番。)
  我回上海的那年电影《花样年华》上映。许多人对这部电影印象最深的是梁
朝伟借港生之口说的一句话:‘如果有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走。’而我印象
最深的却是张曼玉说的:‘我们和他们不一样的。’
  我和前女友曾经也以为我们和他们是不一样的,但最后的结果却告诉我们,
‘我们’和‘他们’没有什幺不同。在我即将离开上海的前几天,我们最后一次
见面,而这次,我们终于上了床,冲破了最后那一道虚弱的防线,也告别了最后
的纯真。
  是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我和女友最大的不幸是在于我们的齿轮一直没有咬在一块。当她全心全意爱
我迁就我的时候,我却为了她的处女问题满脑子歪脑筋;当我终于悔悟决定一心
一意爱她的时候,我们却出现了裂痕。
  五一的时候重回旧地,和同学在他的新居阳台上聊天,聊到我的女友(现在
也可以叫前女友了),我同学说:‘其实她很爱你的。’我无语。我只能说‘往
事不要再提吧?’
  手边有一套毅伟的MBA原版教材,我看得最多的是《管理人员的沟通》。
  在美国收视率冠军剧《鉴证灭罪科》(CSI)中,有一集就是说一个有脑
瘤的旅客在飞机上因为气压问题引起异常,而同舱的人却没有一个人知道问题的
症结,而最后均认为这个旅客会危害到大家的安全而齐心协力杀死了这名旅客。
人在缺乏沟通和理解的时候有时会做一些正常情况下无法想像的事,很不幸,我
在当时和女友没有能有效沟通,所以也出了那幺多的问题。
  我不愿详细说出我和女友那次深谈的内容。我们心平气和的分手,分东西。
整理东西的时候,我感觉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在里面,我想女友也一样。我们
分东西时说的最多一句话是:这个留给你吧。而这个东西往往又是我们特别喜欢
的东西,比如从希腊带回来的大理石雕像、Air Supply的原版精选C
D、一套精致的餐具……等等。
  还有一个细节:我打开女友电脑上的MP3Player时,播放曲目里唯
一一首歌歌名赫然在目:分手真的叫人难受。
  是该落幕的时候了。落幕总是叫人不舍,但执着却不一定总叫人感动。
  我喜欢鲍博迪伦的《一切随风》(Blowing in the win
d)。那就用里面的歌词来结束吧:
  ‘一个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够被称为男人?
  我的朋友,我亲爱的朋友,所有的答案尽在风中。‘
  我诚何福?我又何辜?

  • 1